gjghm火熱都市小说 浮雲列車 線上看-第五百九十八章 扮演自己閲讀-45uhj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苍之森领主伊薇格特没有掩饰外表,似乎不担心被发现身份。她当然不用担心,圣瓦罗兰与世隔绝,比起狩猎恶魔,森林种族更担心自然受破坏。没准这帮环保人士还不愿意让火刑消耗太多木材呢。拉梅塔想象自己的尸体在松树枝头随风摇摆,乌鸦飞来啄食头皮。假如真有被抓住的一天,我宁愿选择刀子和火。
她不愿意与拉梅塔同行,竟然还向黑骑士坦诚原因:“我的领地不欢迎外人。我尽量治好她,但你不能让她来我的地盘。”
“真令人伤感,亲爱的姐妹。”拉梅塔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她。苍之森领主很少与人来往,甚至比统领地下种族的齐格勒更少露面。“可我确实变不成自然精灵。看来我还是专心扮演好希塔里安小姐,直到她回来喽。”
但想要达成目的,这样可行不通。伊薇格特不了解黑骑士,更不了解结社的现状,他没耐心照顾恶魔领主的私人情绪。照实说,这几乎能惹怒他。
不死者领主果然否决。“我当然可以。”他的头盔下肯定面无表情,“你需要服从国王的命令,很不巧,这就是他的命令。”
“我想陛下的命令没有这么细致。”
“那你缺乏想象力。”
伊薇格特的胸口一阵起伏。别生气啦,我亲爱的姐妹,等你哪天成了高高在上的圣者,就另有办法发泄怒火。但恐怕我寿终正寝前看不到了。
“我说,不。”她咬着牙。
“随便你说什么。但你得带这女人离开,拜恩不可能藏她太久。”
“苍之森更不能!已经很久没有外人进入微光森林了,圣地出现异动,最近又有族人失踪。我正加派人手……”
“很明显,他们死了。”
“……搜索。直到找出尸体为止。”伊薇格特咬紧牙关,“如果你不想杀她,黑骑士,就别把她送来我这儿。”
这次黑骑士没立刻回答。拉梅塔怀疑他很想给予肯定的答复。老实说,我并没做什么讨取他好感的事,反倒使结社陷入了危险。自作自受。如果在黑骑士的生前,他很可能毫不犹豫地判处她死刑,拉梅塔一清二楚。基于道德和善恶观点创造的律法规定,地位不能抵消罪孽。可世界就是这么荒诞,活着的帕琪尼斯比死掉的拉梅塔更有价值,因此她在拜恩的王宫活了下来,并将继续活下去。
“国王陛下没打算杀她。”亡灵骑士开口,“但你必须给出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的理由,苍之森领主。”
“这还不够吗?你明知道。”
“我知道你上次答应得很痛快。苍之森的事态与拜恩相较,两者毫无可比性。把她送走更重要。”
苍之森领主变了脸色。但出乎拉梅塔的预料,她没有追问拜恩发生了什么事。“既然你这么判断。”自然精灵坚持着说,“我会妥善安置她的,但不一定是微光森林。”
等黑骑士离开后,拉梅塔询问她另一个选择:“为什么我不能去奥格勒瑟尔?”
“你不知道?你的白夜战争才过去没多久,我还以为你会对外界保持关注呢。”
如果没听见他们的对话,拉梅塔还会觉得她对自己的伤势没有疑问是由于白夜战争——她侵犯了黑骑士的领土,才会招致报复。但真实情况不同。苍之森领主伊薇格特压根就对拜恩和结社的事务毫无兴趣。“很抱歉,你可以认为我刚从土里爬出来。地表上的世界发生了什么,我可得慢慢了解。”
“奥格勒瑟尔发生了瘟疫。”
——————
成仙路
苍之森领主伊薇格特是个彻头彻尾的自然精灵,她的手指光秃,没有涂抹丹蔻的位置,但嘴唇鲜红又丰盈。除此之外,出于女性之间的吸引,拉梅塔注意到她的五官即便在非人种族中也称得上漂亮。如果这是一张假脸,那么它的画师一定对美丽有着极其深刻的研究。不过在与炎之月领主的联盟终结后,拉梅塔对任何事都抱有怀疑。但这究竟能否避免更多欺骗,她无法断定。
她的旅伴没有自然精灵的模样。拉梅塔敲敲座位,对方抬头瞧了她一眼,随即移开目光。一言不发。死人无趣又无聊。我应该和伊薇格特一同到奥格勒瑟尔去,哪怕因瘟疫而死,也好过受这一路漫长沉默的折磨。
但若要同伴开口,拉梅塔会立刻堵上耳朵。
魔灵公主乌伊洛斯尼斯,她奄奄一息时唯一的探望者,到生命女神圣地探险时不可或缺的友伴,伟大的歌唱家,一个死了起码三百年的幽魂。不管怎么说,好歹鲁斯文没跟过来。黑骑士不打算让她的行踪脱离掌控,但加瓦什也需要人手。
她的全部人生中,只有顶替希塔里安的日子比现在无聊。寂静学派的总部安置在山壁里,巫师们依靠矩梯来回穿梭。在帕琪尼斯还是导师丹弗斯的学徒时,她喜欢在洞窟中四处游荡,寻找亮闪闪的矿石。后来德米特里指引她找到一处无人发掘的深隙,里面空空荡荡,但岩石呈剔透的银色,钟乳石如同雾凇冰钻。他们在那里交换秘密,解放束缚彼此交谈。“青铜领主”提及拜恩和奥格勒瑟尔,提及王宫的织锦和宝石,提及无星之夜的国王。我怎么会想起这些?拉梅塔认定自己还没伤愈。或者是旅途太无趣了。
“待会儿下车。”幽灵说。此时车轮正好碾过入城路上的第一颗石子。
“什么?难道你真以为城里的矩梯会开放?”黑城确实是大城市,可惜拉梅塔和乌伊洛斯尼斯都没有通行资格。
穿梭站设立在侦测站旁,它和教堂都是结社成员尽可能躲避的地方。对拉梅塔而言,无名者的身份还不是重点,幽灵出没才最致命。亡者的公主没有实体,一路上全靠魔法遮掩,但她的魔法在进行空间转移时非常不配合。
“是你们的私人矩梯。”乌伊洛斯尼斯用悦耳的咏叹调答道,“别担心。”
“布列斯本来是安利尼的领地,我还以为结社放弃这里了。”
“诸神可不会。布列斯还会诞生无名者,无星之夜就没理由放过它。这里是帝国南部的主要据点。”
英雄联盟:上帝之眼 三千勿忘尽
缠绵入骨,总裁大人请留步
“真新奇。”拉梅塔缓缓地说,“先前没人告诉我这里还有条捷径。”
“捷径提供给需要的人。”
“看来我现在确实需要。”
“是啊,你还需要这个。”幽灵指了指拐杖,“记得做个淑女,别在台阶上摔跤。”
这可不用费心,我一生都在试图扮演体面的贵族淑女,而不是没名字的老鼠。“当然。”
总裁接招:宝宝来复仇
马车渐渐停了。
……
门板咣当一声撞上桌角,震落了一把匕首。尤利尔赶紧接住它。这鬼地方简直迈不开腿。我们不该把钱花在住宿上,树杈和草垛没比床差到哪儿去,狭窄空间反倒激起烦闷的火气。
“出什么事了?”卓尔原本正保养他的宝贝咒剑。见到学徒,他呛一声收回剑。
尤利尔不答反问:“约克呢?”
“当然是在老主教那儿。要是没人看着,他肯定想逃走。”
原始社会的生活
“等到了蜂蜜领,我就把他托付给佣兵。没必要让他和我们一同冒险。”
“你坚持要保密,我还是建议给他一剑。打算通过他和巫师派沟通,就尽快行动。不然盖亚教会很可能认为他死了。”
“没准真的需要谈判。”
“怎么?”
快穿空間之夙 棋魚
嫌疑人X的献身
“找错人了。”想起盗贼饱含求生欲的诚恳回答,尤利尔头疼得厉害。“他不是特多纳拉杜。那家伙在我眼前溜走了,还耍了我们一通。”
多尔顿扭头盯着镜子。“是在我们眼前。”他迅速接受了现实,“我立刻去找冒险者,但愿他们有新消息。”
“呃,我想不用。那盗贼最后露出的脸是他的本来面目。”
“见鬼,他是‘海盗’?”
“他自称加里齐奥,我想这是他认定的真名,不会有假。除此之外,我还收获了三串首饰。”尤利尔举起一手的珍珠,“都是这些东西。他到底有什么毛病?盗贼还分专业?”
“‘海盗’只偷海产宝石。据说他的职业要求他信仰晨曦之神埃尔文斯。”
“可惜我们不挑盗贼。‘海盗’先生能抵三分之二个特多纳拉杜。”
“别着急,伙计,那只夜莺早晚会落到我们手里。”多尔顿转过身收起镜子,顺便也转移了话题,“剩下三分之一怎么办?”
“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借。”不用说管谁借。尤利尔看到同伴目露惊奇,觉得有点尴尬。“干什么?我又不迂腐。”他耸耸肩。“反正罪犯也用不着那些钱了。”根据莫尼安托罗斯的律法,加里齐奥需要砍掉四根手指,然后到矿场劳作四百年以上。作为人类,绝大多数空境都活不过四百年。“难道要留给他收买法官么?”
“随便你。反正别把我卖掉就成,教会估计来者不拒。”
“说实话,你的赏格和缺口相比,简直有点自命不凡了。”
卓尔扬起眉毛,“离开蜂蜜领后,我的悬赏就会比特多纳拉杜还高。等着瞧吧。你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