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6x4i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445章 國子監……炸了鑒賞-my98e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第二日,贾平安到的比较早。
他在室内踱步,就当是消食。
明静来了,她站在门边,单手托着下巴,“今日我买什么好呢?”
对于剁手党,贾平安知晓劝诫是无用的,幸而宫中没有宫中贷,否则明静多半会真的被剁手。
等程达来后,贾平安起身,严肃的道:“我这便去城中巡查,有事你盯着。”
他去了工匠处,雕版已经弄了十余版,速度还算是不错。
等雕版出来,他将让那些人的偏见统统见鬼去。
出来后,贾平安在十字路口纠结着。
“向左回去上班,向右……去公主府。”
我该去哪一边?
“左边吧,公事要紧。”
“右边……我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所谓堵不如疏就是我此刻的状态。”
他摸出一枚开元通宝扔在空中,然后接着,双手压着。
“通宝在上!”
他拿开覆盖的手,竟然是通宝在下。
“通宝在上就去百骑!在下,那便是天意,让我去公主府。”
他策马转向右边。
……
朝中。
“朕念及开国功勋,总是颇多感慨。想当年高祖皇帝起兵,诸多艰难,幸而……”
李治在深情的追忆着那些开国功臣。
见鬼了?
褚遂良给了长孙无忌一个眼色。
——开国功勋是有功,可先帝却是通过政变攫取的帝位,那些开国功臣因此被冷落大半。皇帝在这个时候提及此事,这不是打脸吗?
难道我们这些跟随着先帝的臣子不艰难?
但这话不能说出来,否则那些开国功臣的子孙会喷死他褚遂良。
长孙无忌木然。
这是一次不可抵御的进攻。
赞美开国功臣,这是政治正确,谁反对李治反手一巴掌拍死他,外界都会欢呼陛下英明。
皇帝这是要干什么?
长孙无忌的眼中多了疑窦。
说些好话有何用?能让那些人的子孙多些好感而言。不过好感会随着岁月而消失,没心没肺才是权贵存活的座右铭。
“……朕念及此,夙夜难眠,就想着如何来彰显朕对那些功臣的追思之情。”李治看了宰相们一眼,“唯一的法子便是追赠。”
褚遂良差点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上次皇帝提出追赠武士彟,被众人以不合规矩为由挡了回去。
可万万没想到,皇帝竟然过几日就来了这么一出。
关键是……那些开国功臣的子孙们将会感激零涕。
——陛下竟然没有忘记我们的父祖,这是何等的重情重义!
瞬间李治在那个群体中的威望马上+999。
长孙无忌在看着李治,此刻他有些后悔,若是知晓皇帝有这等手段,他不会暗示众人阻拦对武士彟的追赠。
追赠就追赠吧,那东西不值钱,只要压住武媚,让她无法染指后位,这一切都是白搭。
可现在皇帝借力打力,不但让人无可挑剔的追赠了武士彟,顺带还在那些开国功臣的子孙群体中刷了一把好感。
他深吸一口气,“老臣以为此言甚是。”
既然无法阻拦,那认栽就要干脆些。
等宰相们散去,李治令人去武媚那边报信。
武媚此刻正带着孩子在宫中转悠。
“阿娘,阿娘!”
被抱着的李弘在挣扎。
武媚回身,见状就笑道:“放他下来走走。”
周山象把李弘放下来,小心翼翼的伸出双手在他的腋下虚扶着。
“阿娘!”
李弘咧嘴笑着,一步步追来。
武媚就在前方慢慢走。
母子二人其乐融融。
“昭仪,皇后来了。”
邵鹏眼尖,看到了皇后。
武媚马上牵着孩子,站在路边避让。
这是规矩,她目前还不准备去打破。
王皇后戴着抹额出现了,目光扫过李弘,再看向武媚,“后宫之中的女人,最要紧的是服侍陛下,莫要整日想着自己的那些私心杂念,莫要整日……”
这是皇后在训话。
武媚牵着孩子往前一步。
總裁霸愛:獨寵傲嬌萌妻
我不想退避了!
青春折紙飛機
她冷冷的道:“皇后一番话,不过是嘲讽我恳请陛下追赠先父之举,可为人子者,为先人求封可有过错?”
孝道,这是一切秩序的根基。
所以武媚无错。
哥哥太坏谁之过
王皇后冷笑道:“一个昭仪罢了,轻狂!”
这是指控!
随后宫中人会传言,说武媚轻狂跋扈。
武媚突然微微一笑,再向前一步,“你欲置我于死地,还想我敬你,这等话说来何益?既然如此,有手段你只管使出来。上次我被禁足便是你的谗言吧?还连累了平安。”
王皇后嗤笑道:“自己不守规矩被罚,还责怪别人,不要脸!”
李弘突然仰头,张嘴,用力……
Tui!
口水就落在王皇后的身前,她皱眉道:“这便是你教的孩子?不知礼数,如乡野之人!”
武媚低头看看儿子,心中却多了暖意,“我的儿自然要护着我。”
王皇后拂袖,“我倒要看看你能猖獗到几时!”
双方错身而过。
一个内侍飞也似的跑来,一脸表功的得意,“昭仪,前朝议事定了,说是追封多人,其中就有先应国公。”
武媚心中一松。
皇帝竟然愿意为她如此吗?王皇后身体一震,缓缓回身。
武媚回头微微一笑,然后牵着孩子离去。
平安果然是好主意,不过更是一片拳拳之心。
“我后悔了。”
天蟒 令狐沖
武媚的话让邵鹏心中一惊,以为她后悔先前和皇后的争执。
武媚深吸一口气,“我此刻在想,可要再给平安寻几个女人。”
小贾的腰子啊……邵鹏:“……”
昭仪竟然这般爱护武阳伯,传出去绝对无人能信。
“邵鹏。”
“奴婢在。”
重生之嬌寵小萌妻 雲水寒
武媚叹道:“你去那两家看看,准备提亲吧。对了,若是外面有闲话如何?”
阿弟为她尽心筹谋,武媚怎么也要把他的亲事弄的风风光光的。
“昭仪,二妻并嫡并非一例,奴婢去打探的清楚,武阳伯这等只要内里两个女人不为此争执,外人不能置喙。”
……
邵鹏随即就带着礼物去了卫家和苏家。
卫无双的父亲卫英在万年县做个小吏,所以当年卫无双进宫是属于可靠的良家子,加之蒋涵提携,这才有了如今的地位。
卫英被上官通知回家时还有些懵,不知自己是否得罪了谁。
他战战兢兢的回到家中,妻子陈氏见状就问道:“为何来的这般早?”
卫英摇头,“为夫也不知。”
“你莫非得罪了上官?”
陈氏一说卫英就怕了,眼眶都红了。
“哭,就知道哭!”
陈氏无奈的道:“你仔细想想,要不……罢了,明日再去看看。”
“卫英可在家?”
外面有人。
“在家。”
卫英觉得事儿来了,紧张的不行,白皙的脸都涨红了。
门开,外面站着几个内侍。
“可是卫家?”
溺愛成婚:帝少寵妻如狼
“是,中官这是……”
卫英的腿在打颤,陈氏却强撑着问道:“敢问……大娘子可是……”
“阿娘,可是阿妹的消息?”
卫无双的兄长卫杰出来了。
见到是内侍,他赶紧行礼。
随后他的妻子赵氏带着儿子也出来了。
“此乃好消息。”邵鹏微微一笑,“宫中的武昭仪有意给你家大娘子说亲。”
卫英的嘴唇哆嗦着,“谁?”
“武阳伯,贾平安。”
……
下衙了。
贾平安一路回到道德坊。
“别动!”
身后有人低喝。
谁在阴我?
贾平安牵着阿宝,突然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
“是我。”
这个死卧底!
贾平安没想到郑远东竟然这般大胆,跟着自己来到了道德坊。
一路进了贾家,贾平安回身,就看到了一个小吏。
面部也化过妆,白皙的脸黑了许多,很自然。
“你这是……”
“书房说话。”
二人去了书房。
“你不怕夜禁回不去?”贾平安觉得老郑太奔放了些。
“相公不容易啊!”郑远东一下就多了感慨。
卧槽!
瞬间贾平安觉得脊背发寒。
他只想召唤王老二来护驾,不,阿福,我的崽,你在哪?
这个郑远东不对劲!
郑远东的眼神转为清明,“我最近经常这样,满脑子都是长孙无忌的好,处处为他着想。我觉着自己是两个人。”
神经分裂了?
两个人格!
男……女?
贾平安觉得瘆的慌,“这是为何?”
郑远东叹息一声,“你让我想着自己就是长孙无忌的幕僚,是他的人,要处处为他着想,于是我就这般……半年前我就发现自己不大对劲。看着长孙无忌就觉着亲切,处处都在为他着想。”
“老郑,你这是入戏了。”
不,是入魔了。
走火入魔了。
郑远东微笑道:“我觉着很好,很有趣。在长孙无忌的身边时,我觉着自己就是他的人。在见到你时,或是和宫中联络时,我又觉着自己是另一个人……真的很有趣。”
后世有演员说自己在一部戏之后走不出来,觉着自己就是那个角色,人格分裂了。
但那只是一部戏,而郑远东要在长孙无忌的身边持续卧底。
演员是用演技来演绎自己的角色,但郑远东却是要用生命来演绎一个卧底……
老郑!
我造的孽啊!
劍負蒼天 劍負蒼天
贾平安心中难受,郑远东却摩挲着手串,很惬意的笑道:“我一直以来都觉着很孤寂,现在却不同了,我现在是两个人。”
贾平安仔细看着,发现郑远东的眸色清明,这说明他没疯。
郑远东说道:“你走的这一年多里,老关陇那人来寻了长孙无忌数次,每一次两人都会发生争执……”
“莫非是利益分配不匀?”
不管是老关陇还是新关陇都是贾平安的对头,不把他们压下去,贾平安就寝食难安,说不得哪天就被镇压了。
为了保命,贾平安必须要在两个关陇的压力下跳舞……而他的目标就是把这些门阀扫下台去。
但皇帝不同,他可能会为了维持和山东士族的均势而保留一些关陇势力。
所以他格外看重郑远东,因为从这里他能获得最新的消息。
“他们说了什么?”
“我隐隐约约听见……”郑远东的眼中出现了挣扎之色,“李家算不得什么……随后长孙无忌沉默,最后骂了那人……”
卧槽!
李家算不得什么。
这是贾平安第一次听到了关陇门阀的宣言。
“当年他们也是这般说了杨家,于是前隋覆灭。”郑远东有些迷惑,“可长孙无忌为何不动心呢?”
“此刻造反太难。”贾平安觉得是因为这个。
“不不不!”郑远东摇头,“造反难易是一回事,可他为何不动心?作为权臣,他压制住了陛下,可为何没有更进一步的野心?你可知我想到了谁?”
“周公?”贾平安开个玩笑。
这个玩笑不好笑,郑远东幽幽的道:“曹孟德!”
这个比喻也不好笑。
“他没有曹孟德那等一手遮天。”贾平安不觉得郑远东的比喻合适。
暗黑老公,宝妻难逑 北北伞
“是的!”郑远东的眸子里出现了痛苦之色,看来他在纠结于长孙无忌的好坏,“可他为何不朝着那个方向走呢?”
人皆有上进心,皆有欲望。
长孙无忌领着一帮人堪称是呼风唤雨,但他为何不朝着曹操的那个方向前进?
这个也是贾平安不解的地方。
“其实我应当要庆幸。”贾平安觉得气氛紧张了些,就自嘲道:“若是长孙无忌真的成了曹操第二,那我只能远遁,有多远就跑多远。”
“我回去了。”
六街打鼓开始,声音单调,就像是黑暗在召唤。
郑远东骑马缓缓而行上,脑海里想的全是长孙无忌的抉择。
“止步!为何夜行?”
一队军士过来。
郑远东拿出了牌子。
“走!”
军士们看了他一眼,旋即放行。
一路回到了住所,郑远东自己弄了饭,就坐在那里孤独的吃了。
叩叩叩!
敲门声依旧是那个节奏。
“门没关。”
郑远东依旧跪坐着。
门被推开,那张白胖的脸闪现。
“陛下夸赞了你,说你最近提供的消息很出色。”
白胖的脸上多了羡慕,然后试探着问道:“这样的日子想想就觉着精神。”
“精神?”郑远东笑了笑,“你觉得精神就好。”
“最近可有消息?”
寒暄过后,死卧底该出卖现任雇主了。
郑远东深吸一口气,“最近柳奭频频寻长孙无忌,说最近进宫时,宫人对他颇为无礼,他担心皇后地位不稳,请长孙无忌出手。长孙无忌不置可否。”
“是个要紧的消息。”
郑远东突然问道:“我多久能回去?”
来人摇头,“你知道的,此等事咱不可能知晓。”
“知道了。”
郑远东闭上眼睛。
轰隆!
大雨倾盆而下。
……
天才宝宝特工娘亲 暗香
清晨,国子监里,师生们打着伞,看着就像是水面上的浮萍在随波荡漾。
有人没伞,就一路狂奔。
“年轻人跑的真快。”
祭酒肖博艳羡的道。
他站在窗户边,陈宝坐在里面,手中拿着卷书在看,闻言没抬头说道:“雨一直下,还这般大,若是老夫定然缓缓从容而行。”
“为何。”肖博回身。
陈宝放下书卷,抬头道:“从此到校舍很远,等他跑到时浑身都湿透了,慢慢走也是如此,既然这般,为何跑?”
“是啊!”
这便是生活智慧。
但年轻人会选择跑,这其实和智慧没关系,只是因为他们想跑,浑身的力量在奔跑中得到了彰显,会很快活。
“祭酒,武阳伯令人来传话,让祭酒准备好赌注。”
“什么意思?”
“不知。”
肖博笑道:“他不来我还忘记了那个赌约,难道是弄了什么?老夫还真想去看看。不过想来多半是些无趣的。”
“数百上千年来皆是如此,他难道还能颠覆了?”陈宝按着卷轴,“老夫每日看着卷书就觉着心情平静,他难道还能把卷书给缩小了?那也行,可眼神不好的却看着艰难。”
这人还不走,肖博皱眉,“可还有事?”
这人纠结的道:“他还令我传话,说是传给整个国子监。”
“什么话?”
“说都是一群食古不化的蠢货!”
冷面王子,俏皮公主
卧槽!
肖博面色涨红,“小子无礼!”
陈宝也怒了,旋即苦笑道:“国子监除去算学之外,对他和新学颇多非议责难,他憋了这么久,发泄一番谁能说什么?”
肖博看了他一眼,冷笑道:“可那些人听了这等话,他以后但凡敢来国子监,就等着被打死吧。”
打死夸张了些,但贾平安再来国子监的话,被围攻,甚至被扔石头是少不得的。
陈宝苦笑,“犬子就跟着他读书,怕是也会被牵累。”
肖博笑道:“拦住就是了。”
传话的人一脸懵逼,“祭酒,那话……那话已经传出去了。”
你这个不知轻重的蠢货,老夫要你何用?
肖博气得面色涨红,指着此人骂道:“蠢货!滚!”
这人出了值房,从袖口里摸出了一块银子,放嘴里咬了一下,“武阳伯出手大气啊!”
没人是蠢货,只是价值观不同而已。
国子监……炸了!
大雨倾盆,却浇不灭师生心中的怒火。
“那个扫把星狂的没边了,看看他,从小就是个倒霉的,更是克死了高祖皇帝和先帝,当今陛下……我看怕也是被他蒙蔽了。”
“那个蠢货,耶耶就等他来国子监,弄死他!”
一时间连算学的师生都被波及了,被那些人各种冷嘲热讽。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