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43sh熱門都市异能 步步爲途 ptt-第151章 扛下來看書-yabxl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走进纪委书记办公室,贾德满脸堆笑:
“冯书记,您找我!”
“贾德,你知道我找你所为何事吗?”
狐颜乱羽
冯耕生冷声问。
“冯书记,我不知道,请您赐教!”
贾德脸上的笑意更甚了。
回忆搁浅在无法触及的昨天
“不知道坐在那慢慢想,直到想明白为止!”
冯耕生指着墙角的椅子,满脸阴沉。
纪委不同于其他部门,为了弄清干部身上的问题,可采取强制措施。
冯耕生作为纪委书记,对乡管干部的震慑力十足。
贾德见冯耕生发飙,收敛起笑容,一脸苦逼的走到墙角的椅子前坐定,眼珠乱转,思索起应对之策。
冯耕生坐在办公桌前审阅文件,一脸淡定之色。
“检查组一定将相关情况交给纪委了,否则,冯书记绝不会找我过来。”贾德心中暗道。
再见不钟情
在此前提下,贾德意识到再坚持下去,毫无意义。
“冯书记,我想……想明白了!”
有良奸商
贾德露出唯唯诺诺的神色。
冯耕生脸上露出几分不以为然的神色,出声道:
“哦,这么快就想明白了,我还以为你要想一、两个小时呢!”
“不……不会的,冯书记!”贾德硬是从嘴角挤出一丝笑意来。
“既然想明白了,那就过来说说吧!”冯耕生沉声道。
穿越 到 遊戲 商店
贾德满脸堆笑的走到冯耕生的办公桌前坐定,脸上挂着谄媚的笑意。
“冯书记,您找我来是为了财务检查组的事吧?”贾德试探着问。
冯耕生扫了贾德一眼,心中暗道:
“你这点道行,也想套我的话,真是痴心妄想!”
“你觉得呢?”冯耕生冷声反问。
听到冯耕生的问话后,贾德一脸苦逼,不知该如何作答。
“贾德,书记怎么会无缘无故找你过来呢?”沈广才沉声警告道,“老实把你身上的问题谈清楚,争取宽大处理!”
贾德面带微笑,用眼睛的余光偷瞄冯耕生,出声道:
“冯……冯书记,今天财务检查组的通知去我们村检查财务工作,发现了点小问题。”
“我作为村主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恳请组织宽大处理!”
冯耕生听到这话后,面沉似水,怒声喝问:
“贾德,你觉得检查组查出的是小问题,请问,什么才算大问题?”
三年内,红桥一个小小的自然村胡吃海喝掉近五万元,到贾德口中竟成了小问题,这让冯耕生很是恼火。
“冯书记,我不是这意思!”贾德面露惶恐之色,急声道,“检查组查了我们村里三年的账,那钱是三年才吃喝掉的,不是……”
冯耕生听到贾德的话,再也按捺不住了,伸手在办公桌上用力一拍。
啪——
“贾德,你这混账东西,三年胡吃海喝掉近五万元,你还嫌少?”冯耕生怒声喝骂道,“你的思想如此破坏之人根本不配当村主任!”
贾德见冯耕生发飙,吓坏了,愣在当场,不知该如何应对。
沈广才伸手指着贾德,怒声喝问:
“姓贾的,这么多钱仅凭你们村里几个人怎么可能吃掉?”
我的美女BOSS 低调丶傲天
“这里面是否还有其他情况,交代清楚!”
财务检查组的工作做的非常细致,人脏俱在,贾德根本无从抵赖。
乡纪委所要做的是从贾德口中掏出这些票据有无其他问题,从而彻查此事。
“沈干事,这些钱都被我们村里人吃掉了,没其他情况。”
贾德一脸笃定的说。
常务副乡长刘鹏是贾德唯一的希望,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会出卖对方。
“行,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将这些票据一张张说清楚!”
沈广才沉声道。
贾德听到这话后,脸当即便苦了下来:
“沈干事,这么多票据,而且时隔三年,我怎么可能记得?”
“没事,记不得,慢慢回忆,我们有的是时间。”
沈广才一脸淡定的说。
贾德郁闷不已,但却不敢说半个不字。
晚间八点半左右,何志远接到了乡纪委书记冯耕升的电话。
“冯书记,给您添麻烦了!”何志远急声询问,“情况怎么样?”
“乡长,有人动作很快,提前交代过贾德了,让他将所有问题都扛了下来。”
美利坚怪侠
冯耕升一脸阴沉的说。
何志轻嗯一声,出声道: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管怎么说,通过今日之事,财务检查组的威信算是树立起来了。”
“下面的工作就容易开展了!”
冯耕升轻点一下头,出声说:
“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贾德,势必对其他人产生强烈震撼,有利于开展下面的工作。”
“没错,谢谢冯书记的鼎力支持!”何志远面带微笑道。
“乡长客气了!”冯耕升笑着说,“我该感谢你才对,通过财务检查帮我们纪委找出了隐藏的蛀虫。”
“冯书记,你我之间就不要客气了!”
何志远出声道,“我们齐心协力,争取为乡里营造一个良好的经济发展氛围。”
“乡长,你说的没错!”冯耕升赞同的说,“这事有突破,我及时和你联系!”
“麻烦冯书记了,再见!”
何志远挂断电话后,嘴角露出了几分欣慰的笑意。
贾德的事暂告一段落,顺利达到了敲山震虎的目的,何志远心中的得意可想而知。
为了分享心中的喜悦,何志远拨通了董紫莺的电话。
何志远本想在电话里和董紫莺说一下这事,谁知美女乡长听说纪委书记冯耕升传来最新消息后,当即表示,她这就过来。
董紫莺既把话说到这份上,何志远不便推辞,只得答应下来。
片刻之后,一阵轻柔的敲门声响起。
何志远伸手打开门,董紫莺面带微笑的走进来。
关门时,何志远遇到了难题,不知该不该将门关死。
按照惯例,在单位里,只有上司和下属两人在场的情况,若为异性,门不得关死,只能半开着。
这会何志远和董紫莺在宿舍里,并非办公室,可以不受此限制。
宿舍相对于家,朋友过来做客,哪有半开着门的道理。
若将门关死,万一有人过来,何志远就是满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何志远左右为难,最终决定,将门虚掩着,并未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