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fr5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別叫我歌神 txt-第1239章:一家人,就要整整齊齊相伴-v650c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胡兴德被拆穿的时间,比高应钟想象中来的还要快。
高应钟刚坐下来,还没来得及点菜,就看到一个女生,咚咚咚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来到了胡兴德的桌子前面,直接端起了桌子上的一壶水,“哗”一声,向胡兴德的脸上泼了过去。
“嗷”一声,胡兴德跳了起来,面皮都被烫红肿了。
像是一只刚刚脱毛的猪。
“你干什么!”他捂着自己的脸惨叫了半天,指着那女生跳脚。
“我干什么?我特么的烫死你!”女生还不解恨,又去抓旁边另外一桌的水壶,好在有服务人员冲过来,把那水壶从她的手中拽下来了,还差点被烫到。
旁边的人,也都帮忙规劝:“姑娘,别冲动,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刚才这一壶水,在旁边放了很久了,不是特别热了。
可邻桌的这一壶是刚刚倒上的,还在冒着热气,真泼脸上,那可是大了。
这女生深深吸了几口气,把自己的冲动压住,然后对旁边的几个女生道:
“姐妹们,我不知道他对你说了什么,不过这家伙就是个骗子,我已经上过当了,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转身就要走。
“你等等,我骗你什么了!”胡兴德竟然还在委屈,“难道我的照片什么的,都是假的?”
女生冷笑一声。
“我已经打电话问过你朋友了,你根本就没有被邀请。”
“我朋友说的话你信,我说的话你就不信了?”胡兴德还在叫屈。
“你的照片是真的,但是其他的东西都是假的,你朋友说了,你什么人品,自己还不知道吗?不然,你把请柬拿出来啊!你拿出来啊!”
旁边,几名女生你看我我看你,然后都站了起来。
“我……请柬这东西,我哪能带在身上啊!”
“照片你总有吧。我就不信,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收到之后,不会拍张照片!”
“我……我没拍啊!”
“呵呵,请柬的照片你没有,倒是和江卫的照片有很多嘛!”
胡兴德说不出话来了。
女生转头看了一眼附近,对那几名女生道:“前几天一名一起吃饭的大哥比较好心,什么都告诉我了,这家伙之前是和江卫的关系很好,不过后来他做的那事……那是人干的事吗?”
我家皇后有病
其他几个女生你看我我看你,露出了将信将疑的神色。
“我明白了,你是担心我带她们去,不带你去吧!”胡兴德又倒打一耙。
“呵呵……”女生冷笑。
旁边,两个女生站起来,另外一个女生还在犹豫。
“走了,哎呀,走吧!”另外两个女生把她拽走了。
都这样了,还打算让他带着你去?就算是真的,你怎么确定他不会再找到其他人带别人一起去?
震惊!总裁大人有隐疾
“呸!”刚才那闯进来的女生,对胡兴德呸了一口,转身走了:“老娘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看女生远去的背影,附近本来还羡慕得不得了的众人,都变成了鄙视的神色。
许多人低头,和身边的人窃窃私语,目光满是鄙视。
这一顿饭,胡兴德也吃不下去了,他站起身来,打算走人。
旁边坐着的高应钟站了起来,对胡兴德招了招手,道:“胡先生,能不能聊几句?”
“你谁?”胡兴德目光顿时警惕了起来。
这个时候,如果不是觉得不好,就连店家都想要把他赶出去了,这种骗子,谁看了谁讨厌。
如果不是当事人没有追究的话,恐怕路人都要帮忙报警了。
“‘唯一的真相’公众号的。”高应钟道,“我们在后台联系过。”
“哦,是你?”胡兴德眼睛一亮,“你竟然真来了?”
“那当然,我们对江卫这种奢靡成风,严重违反价值观的公众人物,也是深恶痛绝的。”高应钟道,“来,我看你刚才那顿饭也没吃多少东西,我请你。”
高应钟挥手,示意服务员过来点餐。
逆天皇途
服务员偷偷翻了个白眼,还是走了过来,不太情愿地点餐。
附近的人,也都露出了鄙视的神色。
没想到,这种垃圾也能有人看得起?这就是所谓坑瀣一气吗?
高应钟对这种眼神,已经很习惯了。
他之前当过记者,去过很多地方采访,也曾经采访过许多在别人眼中十恶不赦的角色。
再说了,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从胡兴德这里搞到猛料了。
一个明星,是经不住深挖的,任何一点丑闻,都可能让他们万劫不复。
高应钟不信,江卫能抗住这种深挖。
作为一名曾经的记者,他相信这世界上没有人是完人,也没有一个人能经得住深挖。
而越是道德上看起来毫无瑕疵,冠冕堂皇的人,私底下越是龌蹉。
特别是胡兴德还是一个曾经和江卫朝夕相处的人。
就看能有多少料了。
……
在高应钟和胡兴德两个人在深挖江卫的过往时,在东城,蒋明初也在纠结。
作为校歌赛曾经的导师,蒋明初和谷小白等人都曾经有很多次的接触,与江卫也是熟识。
蒋明初还以谷小白为研究对象,研究谷小白的发声体系,在谷小白的实验室里呆过很长时间,那段时间经常出入谷小白的办公室,和整天守在门口的江卫处的不错。
所以蒋明初也接到了一张请柬。
接到请柬之后,蒋明初又是开心,又是忧虑。
开心的是,自己拿到了这么一张请柬,蒋朵朵不知道开心成什么样呢。
而忧虑的,则是这张请柬,只能带一个人同行,自己如果带蒋朵朵去的话,妻子就只能自己在家等着了。
蒋明初对自己的妻子很是尊敬,也并不觉得孩子就理所当然应该得到全家最好的,其他人都要让路。
更不觉得孩子的需要,就应该侵占自己或者妻子的需求。
毕竟,妻子也特别喜欢谷小白,好几天前就曾经叨叨着,想要去参加这场婚礼。
虽然蒋明初觉得,就算是把这事儿告诉妻子,妻子恐怕也会把机会让给蒋朵朵。
但这么做不妥。
所以这几天他一直在纠结。
该怎么把这件事情告诉妻子和女儿,又该怎么商量出来一个解决的办法。
今天,他终于做出了决定,打算再买一张票。
幽靈勇士 方尖塔
实在是不行的话,可以找人合买,毕竟一张票其实是两个人,加起来十五万的话,一个人七万多,对蒋明初来说,能负担得起。
现在,网络上其实有很多人都在考虑合买,拼团的人挺多。
蒋明初是想要听听女儿的意见,看看女儿有没有想要一起去的朋友。
当然了,对任何一个中产家庭,七万多都算是一笔巨款。
蒋明初是教声乐的,各种外快收入,额外的教学机会比较多,还经常有各种舞台的表演,即便如此,这笔钱也够他赚一阵子的。
毕竟他并不是什么流量明星,不过是一个专辑在云村的评论数才几百个的歌唱家。
但是他还是决定,用这笔钱,帮自己的女儿实现一个梦想。
同时也是对女儿的奖励。
蒋朵朵追星,大概是这一年多来,他遇到的最好的一件事。
在这之前,蒋朵朵学习不好,叛逆又娇气,眼看着连大学都考不上了,蒋明初真的是愁坏了。
当时的蒋明初还想着,实在是没办法,让蒋朵朵和自己一样,学声乐,自己再豁出去老脸,怎么说也把蒋朵朵塞到自己的学校里,给她找个自己的老朋友当导师,再想办法给她转系,学点不需要唱歌的专业。
可惜蒋朵朵真的是一点唱歌的细胞也没有。
他觉得自己不适合调教蒋朵朵,把她给了自己的一个师兄调教,结果不到两天,师兄就打电话过来,说实在是教不了。
他私下教导的十多个学生,本来都挺不错呢,蒋朵朵去了之后,其他人唱歌都开始鬼哭狼嚎了。
没错,蒋朵朵就是这样厉害的蒋朵朵。
师兄提出,可以帮蒋朵朵出钱,去另外一名有名的老师学唱歌,蒋明初顿时明白了。
自己家的闺女,到底多么天赋异禀。
从此就死了这颗让蒋朵朵子承父业的心。
每个父亲,大多都有让自己的儿女继承自己的衣钵的想法,蒋朵朵毫无天赋,让蒋明初很受打击。
可蒋朵朵自己完全没有什么感觉,日子过的照样开心潇洒,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未来已经一片黯淡。
蒋朵朵这种对自己未来毫无规划,毫不自知的状态,也让蒋明初很无奈。
后来,蒋朵朵不知道为啥,就喜欢上了一个叫谷小白的人。
当时蒋明初也是无奈。
女儿都这情况了,还追星?
追星能有个好吗?
同样处在文艺圈里,他们这些正儿八经科班出身的歌唱家,对那些流量明星可能更加排斥。
毕竟就是这些人,让文艺圈越来越浮躁了。
当时的蒋明初,还以为是个随便什么样的流量,想要强行把女儿的喜好扭转过来。
结果,蒋朵朵受到了鼓舞,学习突然就认真了起来。
整天嚷嚷要考东原大学的物理系。
蒋明初这才了解了一下谷小白,谁想到,这个谷小白不只是一名歌手,还是学霸、天才少年、东原大学物理系的高材生。
带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蒋明初决定放纵蒋朵朵一下,以观后效。
谁想到,全家人都被圈粉了。
每次谷小白有什么活动,一家人都激动得跟过年一样。
而蒋朵朵,也一天比一天更加优秀起来,让蒋明初意识到,一个优秀的偶像,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力。
甚至,还为306的新专辑写了一首歌!
这世界上,有些人没办法用自驱力让自己变得优秀,他们必须将别人的影子,投射在自己身上,驱动自己。
这或许是一种缺陷,但是有谷小白这样的优质偶像,这种缺陷似乎也变成了优点。
当然了,事实证明,人是有自己的极限的。
蒋朵朵再怎么努力,也考不上东原大学的物理系。
甚至都没能考上东原大学。
但她却考上了东原大学隔壁的一家以文史见长的双一流大学。
在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蒋朵朵有点失望,但更多的是开心。
蒋明初一直吊着的一颗心,也完全放了下来。
人生最大的一个坎儿,这也算是过去了。
录取通知书到手之后,全家一起出去大吃了一顿,就等着开学了。
谁想到这个暑假,比想象中的还要长。
其实以蒋朵朵的分数,可以报考更好的学校,但是不论是蒋朵朵自己,还是蒋明初夫妻俩,都支持蒋朵朵报了这所大学。
因为它就在东原大学隔壁啊!
别的地方,哪能离小白这么近!
而蒋朵朵也早就已经立下了宏愿,要去考东原大学的研究生,总而言之,无论如何都要成为小白的同学!
对女儿的这个想法,蒋明初也是一百个支持。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谷小白会不会在蒋朵朵考研之前,直接博士毕业了。
蒋朵朵想要当小白的同学,还得再努努力才行。
这个暑假,蒋朵朵都在预习大学的课程,打算笨鸟先飞了。
女儿这么辛苦,这么认真,蒋明初怎么能忍心让他失望呢?
眼看拍卖就要结束了,蒋明初忙完了一场演出,回到了家里,看到女儿的房门还紧闭着,问了妻子,说从早上就在学习,顿时心里更是心疼。
“来,朵朵,出来,我有件事情要给你们俩说。”蒋明初敲了敲门道。
“来了,老蒋!”依然是没大没小的称呼,蒋朵朵打开了门,道:“正好,老蒋,我也有事儿跟你说呢!”
“啊?”蒋明初纳闷,“什么事?”
“你和我妈这么多年,天天照顾我,实在是太辛苦了,所以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蒋明初本来伸手打算去拿包,把请柬掏出来呢,闻言顿住了。
“礼物?”
“当当当当!”蒋朵朵转身,把一个盒子捧了出来。
“啊,江卫婚礼的请柬!”蒋明初还没说话,他的妻子先尖叫起来,“你怎么有的!”
“当然是有人送我的了!”蒋朵朵昂首,“我可是给306写过歌的!”
异世之东方黑龙 瞑黯
“老蒋,如姐,你们俩结婚20周年的纪念日快到了,这个就当送你们俩的结婚纪念日礼物了,老蒋,我们如姐跟了你,可是吃了大亏了,你都不懂浪漫的!”
“没大没小!”妻子开心坏了,想要伸手去接,但又收回来:“那你呢?”
“我的话,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找到了一个朋友,可以一起拼一下,我的歌词稿费就够了……”蒋朵朵道。
“啊,不好吧,太多钱了,好贵的……不然你和你爸一起去?”
“没关系,我赚的钱!”蒋朵朵道,“大不了以后再赚!”
蒋朵朵一挥手,满是豪气。
蒋明初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
从包里把自己的那张票抽了出来。
“争什么争,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