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fia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224章 救美?推薦-elb6l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庶女嫁人,向来是身为主母的人操持,所以倪月霜的婚嫁之事,将由苗媛来决定。
倪高飞神色复杂,没吭声。
苗媛质问:“怎么,老爷舍不得这个女儿出嫁?”
倪高飞有些顾及:“普通人家,她岂会愿意?”
苗媛冷哼一声:“从古到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容她拒绝挑剔?”
倪月杉清楚,倪月霜喜欢的是景玉宸,不过景玉宸对她绝情,也或许早就不喜欢景玉宸了吧。
就算喜欢,其实也是无用,注定是渴望而不可得。
狐貍鬧翻天冷漠國師請接招 魅嵐影蝶
“她与四皇子曾有联手,二人倒是秉性相投。”倪月杉开口提示了一句。
虽然景承智是个皇子,嫁过去,多少人都会羡慕,但倪月杉觉得,倪月霜嫁过去,她和杨婉清必然撕逼,一定很精彩。
“不可,四皇子心术不正,嫁过去,终究毁了一生!”倪高飞反对的很快。
倪月杉愕然,原来在倪高飞心里,景承智是这样一个人。
“那二皇子呢?他如何?”倪月杉有些好奇的问。
倪高飞皱起眉:“让月霜嫁过去,你们好继续相斗吗?”
苗媛也嗔怪的瞪着倪月杉:“你这个傻丫头,乱说什么呢?还没过门,就想着给你未来夫君纳妾了?”
倪月杉郁闷的低垂着头:“我也是妾啊……”
“你是侧妃!不是普通妾侍可比的!”苗媛纠正倪月杉。
可在倪月杉的眼里,什么侧妃妾侍的,都是一个样。
反正都不是独一无二的妻!
她要的是现代一夫一妻制,景玉宸根本满足不了她!
“身在皇家,皆是薄凉,二皇子又岂会好到哪里去,月杉,若不是二皇子亲自求旨,为父就算让你嫁个草莽,也不会让你入皇家!”
倪月杉意外的看着倪高飞,他竟是这样想景玉宸的。
“可是二皇子对我问心无愧,虽然是侧妃,可多少人都觉得我配不上二皇子,我是二嫁弃妇啊……”
倪高飞想到这些问题就头疼,他扶着额:“月霜的婚事,那就劳烦夫人你多操心了。”
他疲惫的朝外走去,不想再谈论这些话题,累,真的好累。
倪高飞走开后,苗媛睨了倪月杉一眼:“起来!”
倪月杉乖乖站了起来,苗媛上下打量着倪月杉:“若不是你相貌与我女儿一模一样,我一定以为你是冒牌的!”
倪月杉心脏咯噔一下,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好似被发现了秘密一样……
“但你就是你,你不是我女儿又能是谁,只是你这狠辣的性子,哼,倒是有几分随我,不过还是仁慈了一些。”
倪月杉知晓苗媛毒辣,没有半点同情心,她说话,倪月杉就默默听着。
苗媛站的有些累了,朝床榻坐下去。
“当时你若是朝着倪鸿博的刀刃上,踩上一脚,又有谁知道?”
倪月杉尴尬的站在一旁:“那我岂不是成了杀人犯?”
“你怕?”
倪月杉有些郁闷,她可是讲法律的,草菅人命,做不到!
九霄仙冢 蜀南辰剑
倪月杉没回应,苗媛无奈的叹息一声:“将来你若是成了太子的女人,亦或者后宫嫔妃,你还这般仁慈,死的就是你!”
倪月杉低垂着头,沉默。
“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苗媛的声音严肃了几分。
倪月杉这才吭声:“听见了。”
一旁站着的丫鬟忍不住插嘴道:“夫人也是为了小姐你着想才这样说的,小姐虽然罚了二小姐一时解气。”
“可二小姐对你只会仇恨加深,她一定会卷土重来,再次对你不利,这样永无休止的害你,大小姐你难道就不想一劳永逸?”
倪月杉意外的看着丫鬟:“你有高见?”
丫鬟无奈叹息一声,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倪月杉:“……”
苗媛有些恨铁不成钢:“一个丫鬟都比你看的通透!”
笑霸仙途 如水追夢
从苗媛处离开,倪月杉觉得有人在逼她做她不想做的事情,她很郁闷。
她让青蝶找了一把梯子,然后,倪月杉自己爬上了屋顶。
青蝶有些担忧的站在下方,倪月杉这是心情不好啊?
她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小厮:“去,去找二皇子。”
隐婚甜蜜蜜,男神的掌中宝妻 正桃花
倪月杉拿着一个酒壶,开始慢慢灌酒。
其实她也想与邵乐成一样,随心所欲,潇洒自在。
只是这么好的星空,这么美的月亮,他偏偏不在。
首席的倔强逃妻 染倾城
倪月杉一口口的灌酒,身体逐渐升温,夜里的寒风也没让她觉得有丝毫寒冷。
“小姐你小心,别喝晕了,摔下来了。”
“好的,你去休息吧,我待会自己下去!”
青蝶没回应,景玉宸没来,她哪里胆敢离开啊,若是真掉下来摔坏了怎么办。
即便倪月杉喝的是果子酒,可依旧觉得酒精度不低,她脑袋开始发晕,思绪混沌,甚至眼不明,耳不聪。
灌了灌,没了,竟然没酒了!
她郁闷的叫嚷:“青蝶在不在啊,丢一壶酒上来?”
倪月杉没听到回应,郁闷的眯着眼睛,爬下去去看,只是脚踩在梯子上,却是一滑,人往后仰去。
她一声尖叫,瞬间有了一丝清醒。
只是疼痛感没有传来,倪月杉落入一个柔软的怀抱,她觉得她一定是落入清风的怀中。
但她睁开眼时,看见的竟是景玉宸。
倪月杉意外极了,睁眼又闭上,再睁眼,果然是景玉宸。
越武逐道
“为,为什么是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倪月杉一副意外的表情看着景玉宸。
此时的她双手死死的扣住景玉宸,双眼也是狠狠的瞪着他。
景玉宸无奈解释:“为什么不能是本皇子?独子一人屋顶喝酒,你是想摔成残废吗?”
倪月杉眨巴眨巴眼睛:“不想。”
“以后没有本皇子在,你不准一个人喝酒!”
“……切,那我也要立规矩,我不喝酒,你就不准在我身边出现!”
景玉宸错愕的看着倪月杉,她满身酒气,双眼迷离,双颊绯红,双唇高高嘟着,粉嫩粉嫩,好似蜜桃一般水润诱人。
她明显是喝醉了的,那慵懒的表情,像极了一只小猫。
他无奈的勾唇一笑:“为了证明你没喝醉,你把那话反过来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