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4hr0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笔趣-第263章 爭風讀書-5yej4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他快步朝耶利亚走过去,他身边的美女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快步跟上去。
“厉诚,你等等我。你不是不想过去吗,怎么走得比我还快?”燕厉诚身边的美女不满地嘟着嘴道。
燕厉诚却没有看她,脚步加快。
他走到耶利亚身后,一把拽过她,对齐振东怒目而视。
齐振东盯着他,但笑不语。
“耶利亚是我的女人,你离她远点。”
耶利亚有一瞬间的感动,却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分手。
她把自己的手从燕厉诚手里抽出来,背过身去。
蚊妖修仙传
“燕二少,你错了,我已经不是你的女朋友。从你把我赶出燕家的时候便不是。”
她说话的时候语气平静,让燕厉诚莫名的心痛。
“厉诚,你不是说跟他分手了吗?”他身边的美女拽了拽他的袖子,声音嗲到发颤。
“是的我们已经分手了。”耶利亚喃喃自语道,不用别人提醒。
燕厉诚身边的美女看到齐振东眼睛一亮,“齐少,最近精神不错嘛。”
齐振东扬着下巴反问:“罗素妖,你不是已经被悠乐娱乐公司炒了吗,怎么还在这儿?”
这个女人确实是曾经甜心冷清悠的罗素妖,十八线小演员,无所不用其极。
在那次小三事件后,越被黑越红的就是她。
如今她自己已经成立了工作室,要不是燕明棠牵线,她还不知道燕厉寻的弟弟居然也这么帅。
而且还是帅得迷死人那种。
他愿意为了自己跟耶利亚这个野丫头分手,已经是最大的诚意。
“齐少,我现在正在跟厉诚交往,过几天我们就会正式公开我们的关系。”罗素妖笑得妖娆。
她声音嗲地让人起鸡皮疙瘩。
耶利亚却在心中冷笑,原来燕厉诚竟然喜欢这种嗲到**的女人,真是可笑。
是嫌弃自己不够温柔,还是嫌弃自己不够体贴?
齐振东把耶利亚的失神看在眼中,对耶利亚说道:“耶利亚,你愿意做我齐振东的女朋友吗?”
耶利亚还以为听错了,她有一瞬间的愣神。
“滚,她不是你能配得起的女人?”燕厉寻朝着齐振东的脸打过去,齐振东轻松的躲开。
“够了,燕厉诚你有完没完?说分手的是你,纠缠不休的还是你,你身边已经有个妖精了,还想做什么?”耶利亚啪地甩了燕厉诚一巴掌。
剑动星穹 醉酒剑仙
如果TFBOYS穿越了
引来了所有人的围观,还有不少人拿出了手机把这精彩的一幕录下来。
罗素妖伸手就要打回去,却被燕厉诚拦住。
“你还拦着她,是不是心里还有她?”罗素妖一脸愤怒。
这一次她又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出名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吵得更厉害,她已经深得越黑越红的精髓。
“野丫头,你离厉诚远点儿,厉诚不过是可怜你孤苦无依,你别以为他对你还余情未了。”罗素妖轻蔑地说道。
燕厉诚却摸着被打的脸,心中焦急。
耶利亚这是真得打算跟自己恩断义绝了。
她从前连自己的手磕破点皮都心疼不已,如今却为了别人对自己动手。
“耶利亚,你愿意跟我走吗?”齐振东绅士地伸出手,诚意地说道。
耶利耶没有牵他的手,却也没有停留,她转身朝门外走去。
她还没堕落到拿另外一个男人填补空虚。
東遊記
齐振东有些诧异。
燕厉诚却知道,他始终是自己心中的女孩儿没有变。
“厉诚,你陪我去买个钻石项链好不好,我现在急需要心里安慰呢。”
罗素妖摸了摸自己空白一片的脖子说。
耶利亚一走,围观的人群也纷纷散去。
夫盡妻用
但是各种标题的小视频却在满天飞。
生之传说 阳鼎
无不外乎就是「燕氏集团二少燕厉诚与齐家小少爷齐振东为新晋练习生大打出手」
「罗素妖又作妖了」
「齐振东恋上燕厉诚的前女友」
「齐振东与燕厉诚为神秘女子争风吃醋」
……
冷清悠刷着一条条小视频,额头暴冷汗。
事情已经朝着她们不可预计的方向发展。
“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耶利亚和阿诚走到今天不容易。”冷清悠刷着视频唏嘘不已。
燕厉寻眯了眯眼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走到了一步,就没有回头的机会。”
冷清悠沉默了。
拿耶利亚和燕厉诚的爱情做赌注有点大了,这其中变故太多,也不是她们所掌控的。
她虽说已经为耶利亚铺好了前路后路,还是怕耶利亚会怪她。
水都不是泥人捏的,况且泥人还有三分土性。
先婚後愛:我的霸道老公
“走一步看一步吧,你也别太担心。目前看来,燕明棠已经完全陷入了我们的圈套,并且因为这些洋洋得意,我们不能就此放手,不然我们的以后和阿诚的以后都不能消停。
与其看他们一次次挑战我们的底线,不如就趁这次机会将他们彻底铲除。”
燕厉寻严重虽然有着狠厉,却又让人心疼。
冷清悠摇摆不定的心,也出奇地安静下来。
“燕明棠那边怎么样,有消息吗?”冷清悠最近忙于公司的事务,燕 明棠的事一直是燕厉寻在跟进处理。
“他今天又要去罗素妖那里报喜了。”燕厉寻垂眸说道。
“李飞扬最近情绪好些没?”冷清悠想起好几天没有李飞扬的消息了。
“嗯,也好多了,秦朗他们对他多有照顾。听说袁圆圆那个继父饿死了,新闻上都有报道,你都没关注吗?”
失物招领铺
燕厉寻说到这里已经有些不满。
“你很久也没关注我了,每天都忙于工作,你是不是都忘了你还有个老公?”
冷清悠微愣,好像是这样,他们各有各的公司,各有各的事业,有时候忙起来,一两天都不能回家。
她和他甚至没有和孩子好好吃顿团圆饭。
“我以后尽量把工作推给耿莫,但是耿莫现在好想再谈女朋友,我这样做又觉得有点不地道。”
她自说自话,却没发现燕厉寻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来吧!”燕厉寻朝她坏笑道。
冷清悠茫然,“做什么?”
“快点抓紧时间,做我们该做的事?”燕厉寻说着朝冷清悠扑过去。